CBA

評論錢鐘書信件拍賣損人不利己

2019-11-08 19:43: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评论:钱钟书信件拍卖损人不利己

自5月中旬某拍卖公司宣布集中拍卖钱钟书、杨绛先生信件,半个多月来沸沸扬扬,引发了舆论对物权与着作权的讨论,以及拍卖行为所牵扯到有关法律、市场与道德层面的不同看法最近两天的消息是,北京市二中院已发出禁令裁定,不得侵害钱家人的着作权,但也有法律专家支持拍卖公司,认为“拍得者禁止发表、出版的话,很难说是侵犯着作权”   名人的私人信件,可不可以公开拍卖,起码到6月22日拍卖日之前,没人能预测到结果,这是一次商业利益与文化道德的博弈在杨绛先生发表紧急反对声明后,北京保利宣布撤拍钱家三封信件,撤拍理由是“尊重当事人意见”,保利的表态,一方面是出于道德层面的考虑,另一方面,三封信件在其春拍9000多件拍品中并不重要,撤拍对其拍卖活动整体几乎没有影响  而对另一家要拍卖钱家百余封(份)书信、手稿的拍卖公司而言,整场拍卖都是这些书信、手稿的拍卖专场,撤拍意味着其商业收益将为零,所以,即便在法院发出禁令之后,仍不能排除拍卖专场如期举行同时,这一段时间来的报道,无形中也为该拍卖公司做了广告,对于潜在增值利益的追逐,会使得拍卖公司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放弃  顶着当事人强烈反对以及舆论批评的压力,拍卖公司此刻应该到了果断撤拍的时候,如果固执己见、强行拍卖私人书信,即便拍卖成功,也会给购买人、拍卖公司的行为蒙上一层不道德的阴影,那怕拍卖公司成功地利用了某条法律条文,为自己的行为提供了法律支持,但从长远看,拍卖私人信件,仍然要冒一定的风险  首先,拍卖私人信件是对商业伦理的一种冒犯虽然当下的商业环境糟糕到令人无奈,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慎终如始”、“童叟无欺”等文化理念对商业道德的渗透,仍然让所有中国人对商业伦理抱有一种超高的期待,诸如生产“毒牛奶”企业被消费者彻底抛弃等例子就是最好的证明拍卖公司对私人特征明显的信件物品进行拍卖,是对隐私权的强势侵犯,公众那怕在观点上难以反驳拍卖的合法性,但在内心难免会产生憎恶感  其次,以艺术品为主的文化拍卖,无论成交额大小、拍卖品具体是什么物品,都摆脱不了其文化产品交易的本质出于对文化的尊重,国外拍卖企业经常会在拍卖时突出其文化意味,比如对拍卖品进行文化背景介绍,传播拍品的文化属性,对最为在意的拍卖价格反而会进行淡化这次拍卖公司要拍卖钱家书信过程中所表现出的言语姿态,摆明了是要以反文化的方式进行文化拍卖,已经可以视为“损人不利己”  这起拍卖事件,对于各方都有着启迪意义厘清物权与着作权的区别,在两种权利交叉时如何根据附加条件来进行辨别,对于法律界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自这起拍卖事件后,希望法律界能给出明晰的判定条件,以便下次类似事件发生时,能快速认定权利所属对于拍卖公司来说,舆论也会为它们补上一堂教育课,当商业利益与文化道德产生冲突的时候,如何“舍利取义”、怎样在“尊重当事人”的基础上取得即合法又合理的拍卖权,需要它们耐心地去做很多工作  对于公众而言,也会从这起拍卖事件中获得很多信息,除了可以学到一些如何利用法律保护自己权益的知识外,更多地可以了解到文化存在的意义,有些寄托了情感、记录着历史的文化物品,是无法简单用价格去衡量其价值的,当“钱能买到一切”成为一种社会准则时,我们更应该站到这条准则的对面,去捍卫那些钱所买不到的事物

心律失常是心悸吗
生物谷
小儿流行性感冒预防措施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