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经济利益压倒环保澳洲全面取消碳税

2019-10-09 19:1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经济利益压倒环保 澳洲全面取消碳税

当地时间7月17日,澳大利亚联邦参议院以39票赞成、32票反对,废除了在澳大利亚实施两年多的碳税法案,并取消原定于2015年开始逐步建立碳排放交易机制的计划。澳大利亚也由此成为第一个废除碳税相关法案的发达国家。

对于这一颇具争议性的法案被终结,有人叫好也有人哀叹。以澳总理托尼 阿博特为代表的澳洲各级政府、商会欢迎碳税的彻底废除,他们认为在过去两年中,碳税的实施束缚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降低了澳洲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而以环保组织、气候变化领域学者为代表的反对方则认为,在各国争相解决全球变暖之际,澳政府的行径却背道而驰。

作为世界第十二大经济体,澳大利亚也是世界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排名靠前的国家之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澳洲燃煤发电的经济模式。2011年,澳洲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倍以上,稍稍领先于美国。

从碳税的推出到遭废,短短两年时间,澳大利亚三位政府领导人因碳税问题牵涉进了自己的政治生涯。而经济与环保的博弈从来都不是那样简单。

政治博弈夹杂

2008年12月,陆克文担任总理期间,澳政府发表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白皮书,并提出在2020年之前减排至低于2000年水平5%~15%的排污交易计划(Emissions Trading Scheme),又称碳污染削减计划(Carbon Pollution Reduction Scheme)。

不过,就在陆克文欲将此计划视为其最大的政绩时,反对党突然易主,极为保守的阿博特(即现任总理)上台,后者在环境问题的立场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从不相信全球变暖导致气候变化的阿博特带领反对派联盟先后两次在参议院驳回了工党的提议,而本应是工党盟友的绿党也突然变卦投出了反对票。

心灰意冷的陆克文随后又提出将从2012年7月起,向暴利盈余的矿业公司征收净收入40%的资源暴利税(ResourceSuperProfitTax),来取代之前仅有25%的开采权使用费。而这一决定触动了矿业和投资人的利益,陆克文支持率大幅下滑,时任副总理的吉拉德顺势崛起,于2010年6月直接当选为新任工党领袖和澳大利亚总理。

2011年吉拉德秉持工党在环保问题上的传统,力推碳税立法在议会获得通过,并于2012年7月正式开始实施。征税标准是澳全国300家最大的碳排放企业每排放一吨二氧化碳须上缴24澳元(1澳元约合0.94美元),使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对碳排放定价最高的国家。

但随着金融危机发酵以及2012年前后澳洲矿业繁荣的红利逐渐消散,经济增长的放缓以及失业率的高升使得澳洲选民把罪魁祸首指向了触目惊心的能源账单以及上涨的生活成本。

尽管后来由于党内纷争,陆克文于去年6月将吉拉德挑落马下,但也无力挽救民众对澳洲经济前景的看衰,在当年9月的大选中,誓言保增长优于环保的反对党领导人阿博特打着 废黜碳税 的大旗毫无悬念地终结了工党在澳洲政坛的传统地位。由此看来,阿博特当初是这么说的,如今也这么做了。

释放经济红利?

在参议院投票结束后,士气高涨的阿博特在发布会上对澳洲民众表示: 今天你们不愿看到的碳税已彻底从我们生活中消失了。这是一项毫无意义的税收,它抑制了我们的就业,抬高了我们的生活成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保护我们的环境。

澳政府此前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在2012年7月1日实施碳税机制后的一年中,澳大利亚的电费上涨了10%,煤气费上涨了9%,碳税使普通家庭每周的开支增加了约9.9澳元,并导致消费者物价指数增加0.7%。预计碳税法案废除后,每个普通消费者平均每天的电费开支将降低0.2~0.5澳元,每个家庭每年约可节省500澳元以上的开支。阿博特认为,碳税废除后,将每年节省90亿澳元,帮助澳政府顺利应对后矿业时代的经济转型。

在澳洲,碳税的征收切实影响着从矿业到航空业的澳洲基础工业领域。因此,在过去,这一税收也没少遭到制造业和商会的诟病。澳大利亚石油生产和勘探协会(APPEA)主席大卫 拜尔斯(DavidByers)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表示,这对澳洲液化天然气(LNG)的出口是个利好消息, 因为国际上其他竞争者没有这一负担。

去年,摩根大通预计,取消碳税以及矿业税,将使得诸如必和必拓以及英国矿业巨头里奥廷托公司(RioTintoPLC)等估值提升6个百分点。

航空业也表示此前是碳税的牺牲品。维珍澳洲航空公司(VirginAustrliaHoldingsLtd.)认为,2013年下半年以来,因碳税公司运营成本上涨近2700万澳元。

减排成空谈?

澳大利亚全面取消碳税的举措已经在国际上引发争议。2015年末,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将在法国巴黎召开。届时,包括中国、印度以及美国在内的主要国家将讨论在2030年前的减排目标。气候变化领域学者认为,现在是时候将全球气温平均的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的基础上。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曾发布报告将澳大利亚形容为 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旗手 ,毕竟澳大利亚是除欧洲以外第一个推出碳税的发达国家。

阿博特政府此举不仅遭到国内工党、环保团体的炮轰,也极有可能使得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努力倒退一大步。 这是澳大利亚的耻辱!这将对澳大利亚的自然环境和气候造成巨大影响。 工党与绿党抱怨道。同时,《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执行秘书长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失望地表示,此举显示了澳大利亚政府在减排方面已无 信用 可言。

有澳大利亚民众认为,通过废除碳税减轻生活负担是好事,但是付出环境代价就太不值得了。因此,希望政府在废除碳税之后,能出台新的补救措施,毕竟 环保涉及到子孙后代 。

目前,国际环保人士最为担心的是澳大利亚政府此举的 多米诺骨牌效应 。此前,包括日本、加拿大在内的国家因为各种原因宣布撕毁之前在2010年做出的减排承诺。 毫无疑问,国际社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信心还很脆弱。 澳大利亚气候研究所所长康纳(John Connor)指出, 去年在华沙的气候变化大会上,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的搅局还历历在目。这极有可能动摇那些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尚持观望态度的国家。

广安治疗盆腔炎医院
南昌治疗早泄医院
延安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广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南充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