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花神问情记第一百三十一章背信弃念

2020-01-22 15:13: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花神问情记 第一百三十一章 背信弃念

届时月芙还没化生,和泽更不用说,牡丹也是后话,陪着白泽的便只有九阳,而九阳当年因为青璃的缘故,主动承认了灭世神的身份,过得也是不如意,可谓是神界神神喊打,白泽更不用说,当年炽烬岛上就他一位神明,连个能说话的也没有,他时常孤寂地坐在海岸的大石上,看一望无际的蓝莲,等九阳来和他论道。

两千年时光一逝而过,他与九阳都长成了大人模样,白泽两千年来修为大增,也有了自己的天轮罩,不再用九阳掩息罩的保护了,可他却不肯扔掉,仍旧小心地将罩子收了起来。

白泽拥有自己的天轮罩这天,九阳来岛上看他,他们像往常一样坐在大石上闲聊,聊着聊着便说起今后的事来。

九阳看着白泽,一副闲散的模样:“今后你有什么打算?想不想来神族当一方守护神明?”

白泽摇摇头,笑了:“和神族在一起有什么好的?整日不是让你做这就是让你做那,也不管你想不想,愿不愿,只一味让你当牛做马,以他们的利益而活,我白泽生性闲散,乐得自在逍遥,只想在这炽烬岛上,过春赏百花夏赏月,秋赏明月冬听雪的日子,却是不想搅进里面去。”

“有些事不是你想不搅进去就能不搅进去的。”九阳抬眼看着一望无际的蓝莲,神色淡淡,“有时候搅进浑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众人皆醉我独醒,争那一线生机也不是难事。”

“何必要去争呢?”白泽摇摇头,“有时顺其自然岂不是更好。”

“顺其自然说实话,就是任人宰割。”九阳闭眼感受着微咸地海风,嘴角扬起淡淡地笑意,“就算我再不自量力,到最后功败垂成,也不要坐在这里,等谁来安排我的命运!”

“我跟你却是不一样。”白泽默了默,大笑起来,“我只求偏安一隅,守着炽烬岛,醉生梦死便罢,至于其他,却是与我无关。”

“若有一日,你因一再忍让,最后连炽烬岛都守不住……”九阳睁眼看着他,“你当如何?”

“我决不允任何人践踏炽烬岛!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它!”白泽站起身,语气陡然变得严肃无比,“若是六界谁敢破坏它,我便教他灰飞烟灭!”

“如若我以一物换一物,用比炽烬岛更珍贵的东西与你交换呢?”九阳闻言,笑看着他,“你也会让他灰飞烟灭么?”

“我说了,不准任何生灵践踏这座岛!不管他是谁!炽烬岛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比我生命还重要!”白泽仍是一脸地倔强与坚定,“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这片土地!”

“好,我记住你这句话了!”九阳闻言大笑起来,饮尽最后一口茶,“看在你这么坚定的份上,我会尽量帮你,不过你始终要记住,未雨绸缪不是件坏事。”

白衣白袍随风远去,只留下淡淡的青璃香……

如今却是沧海桑田,一去不返……

思绪又回到了四十万年后,那是将莲苒引去魔界叶湖的前一晚,他七日前便应尹屾的指示,去六界收集了十万生灵的精血回来,用以养月芙的躯体,使她永远温润如新生,掐指一算,如今正好是七日的最后一日,他将十万生灵的精血带了回来,为月芙最后的复活做准备。

血暝袋中的血温暖而柔软,却暖不了他冰冷的心。

四十万年来,弱肉强食从来不是他的专长,所以在捕杀那些修为低微的生灵时,听到他们痛苦的哀求和哭泣,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有好几次都使不上力,险些因他们的临死反扑而受伤,其实按照修为来算,这些生灵平日里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可他这次却是的的确确的伤了。常言道哀大莫过于心死,便是这个道理,心的伤痕最难愈合。

久违的嗜血感因一条条鲜活生命的逝去而被逐渐唤醒,令他恐惧万分,他常常彻夜失眠,大梦初醒时,才发现手上已沾染无数鲜血,变成了以往最不愿成为的那个自己。

也许每个生灵都是残忍自私的,从前一身正气的自己也是这样,只是这种残忍往往深藏在心,一旦被揭露出来,便是血淋淋的残酷。

他永远记得那日在神界时,九阳立于群山之巅,傲视群神,威风凛凛天地无惧的样子,当时他被群神诬为灭世之神,还被山川江海二位古神用青璃为引,要将他困死在诛元灭神中,他却毫不畏惧,独闯神界去救青璃,而当时的自己却令人失望地保持了沉默,至始至终都没有站出来为九阳说过一句话,待到多年以后,他们终于互换了角色,群神要将炽烬岛作为刑罚之地,九阳也是沉默,却并不是什么都不做,他一直在追查邪浊之气的来源,他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也信守了当年的承诺,虽然最终无法挽回,但是比起他的怨天尤人,自暴自弃,已好了太多太多,果然,自己忘记了好朋友的约定,九阳却没忘,他一直记得……白泽眼眶微湿。

如今神魔之战已过去了十万年,再一次见面,自己已堕为邪神,这次他还会帮自己么?若是他能一掌杀了他,倒是痛快了许多……

他觉得自己始终没变,还是当年那个胆小怕事的白泽,只顾偏安一隅,不问明日之灾。

白泽闭上眼,感觉心中有什么困扰他的东西正在慢慢散去,自己的选择和答案也明朗起来,可是,当这些迷雾散散尽以后,他却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他又想起那日在炽烬岛赏蓝莲时,九阳问他有关炽烬岛的问题时,他无比认真地回答他“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这片土地!”,当年的他,是多么豪气冲天!坚定不移!他以为自己可以,却不想最后却懦弱地缩在了一角,任炽烬岛变成一座荒岛……自己的懦弱无能并没有带来安宁,和泽、月芙、牡丹……这些爱他的人都一个个离他远去时,他这才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懦弱……

如今他终于有机会重新来过,改正自己的懦弱与无信,却是再也不能错过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种仰天长啸、拔剑直指苍穹的冲动!

他要亲手掐灭那些安分守己的念头,血刃一切胆敢阻挡他前行的人!直至昔日那些不曾被他珍惜过的东西回到身边,才能得片刻安宁。

可推倒了曾经那座丰碑,心却似乎永远倒下了。

白泽紧蹙眉,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

自己究竟在犹豫什么?如今的炽烬岛已恢复了七八成,岛上灵气也慢慢回来了,只要月芙和泽能复活,他的心愿不就了了么?他毕生所愿不过如此,如今就在眼前,为什么还在犹豫?

就算自己做了很多的错事,可到头来,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这不就是他一直期盼的最为圆满的结局么?

是的,这不能怪他,九阳的话兴许有几分道理,却不是他挡在自己面前的理由!他们如今只要各取所需,便井水不犯河水,若横插一脚,便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有时候有情有义也不见得就好,如同九阳一般,一直都在谋局,可就算他再强大,还是连最在乎的青璃都保护不了,而失去就代表输了,没有对错,没有善恶,输了就是输了!

白泽顺着昆仑虚的路往上而去,他看着眼前白茫茫的霜雪,仿佛身在云端,思绪也开始飘渺起来……

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很多的身影,有和泽,有牡丹,有月芙,有尹屾,有九阳,还有他自己。

他摇摇头,抓起一把雪抹在脸上,好让自己清醒过来,心中也在不断告诫自己:忘掉初心,忘掉誓约,忘掉曾经,如此便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一切了。

而今不论月芙是否愿意见他,是否会因此而怨恨他,他只要她能醒来便够了,至于其他,他想都不愿再想。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付出了太多太多。而今只要月芙能回来,和泽牡丹能回来,就算湮灭也是无憾……

想到惨死的故人,白泽再次红了眼眶……

直到一座化为废墟般的宫殿出现在眼前,白泽这才收起心绪,抹去泪痕,飞身上了废墟,只见他闭眼一念一抓,虚空处突然一阵扭曲,凭空破开了一个大洞,白泽脚不沾地,直往奔涌的暗流处而去。

“这是十万生灵的精血!”他走进空旷的大殿,将手中的血暝袋冷冷甩了过去,“快些为月芙养着躯体罢!”

“哈哈,干得好!”尹屾立在殿前,皮笑肉不笑的看他,“想不到你狠起心来,竟丝毫不亚于本神。”

“快些换吧!”白泽看着他扭曲的面容,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只觉得心中一阵烦乱,开口催促道,“我等你换完血,我马上回炽烬岛!”

“回炽烬岛?你不想月芙复活了?”尹屾转过身来,冷笑着盯住他,“如今这十万生灵混合的血,只能暂时让她将养着,保持周身的邪浊之气不流失,日后我复活了她,你若想让她长久的活命,就必须每日取两位神明的血来养她,如今你想回去?却是为时过早了些!”

“怎么会这样?”白泽脸色煞白,缓缓扶住了墙,半晌才回过神,抬头对尹屾狂吼起来,“可你当初并没有告诉我月芙复活后还要神明之血养着啊!”白泽咬牙切齿盯着尹屾,面色铁青,“如果你早些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帮你的!”

“帮我?你糊涂了么?”尹屾看着阴郁的白泽,唇边泛出冷笑,“你是在帮月芙,而不是在帮我!这点你要弄清楚!还有,如今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还想退出么?呵呵,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回头路让你走?如今月芙就快回来,你也想如从前抛弃了她么?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爱她么!怎么?如今反悔了?想撇下她抽身而退?继续做你的白泽上神?你可别忘了,如今你身上沾染了十万条生灵的性命,这罪业必会引来天劫,届时天劫一至,你做的那些事还瞒得住么?神族又岂会轻饶了你?!”

“你!”白泽气得浑身发抖,最终还是缓缓坐了下来,“可你这样做,她就算醒来也不是真正的她了啊!”白泽痛苦的低下头去,“当初我只以为是用血来保躯体,或是以血引魂,却不想她复活后还要饮血,这是邪魔才干的事!月芙不是嗜血的恶魔,如果她要这样活下去……那我……宁愿亲手毁了她!”白泽说着站起来,目光坚定道。

“毁了她?”尹屾冷哼一声,一步一步从大殿上走了下来,“她是嗜血的恶魔,你难道就不是么?十万生灵的血你都沾过了,还怕什么邪魔?再说了,做邪魔有什么不好?只要强大便是真理!这世上的黑白对错、善恶是非早已不明,只有弱肉强食才是亘古长存的真理!弱者生来就是被强者掠食的!只要能足够强大,变成邪魔又如何?”尹屾看着白泽,厉声质问起来,“你还记得从前的炽烬岛生灵、牡丹、和泽么……他们之所以有此灾劫,全是因为你太过弱小,保护不了他们的缘故!如今月芙要复活,而且复活后比从前强大不知多少倍,你却是要来毁了她……你决定守护她的心呢?”

“我爱她,愿意永生永世守护她,这不会变!可我若真的这样做了,便与从前的信念背道而驰,我背弃了这一切……”白泽痛苦地闭上眼,“我若因此毁了月芙用生命换来的东西!来日就算她复活,再见到她,又有何脸面……”

“从前是从前,如今是如今,月芙早已不是从前的她,心中所想自然不同于往日,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尹屾看着他,“日后的月芙虽然有所变化,可到底还是她,说到底,殊途同归,总是一样的。”

“……”白泽闻言,沉默了半晌,终于垂下头去,仿佛妥协了一般,无力道,“罢了,别的条件我可以都可以答应你,唯独有一点,你不能让九阳湮灭……”

九阳是神界的种子,只要他还在,日后神族不论变成什么样,都会有一线生机。白泽对此深信不疑。

平遥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怎么预约
蚌埠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惠州妇科医院那个好
沧州著名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