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永恒蓬莱第341章天机城上

2020-01-25 12:12: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恒蓬莱 第341章 天机城 上

彬州天府地,司吏行令纸。春秋二盛况,官员天下行。

池州天梁处,司空绘宏画。拆山且动土,高楼人间出。

桂州天机夜,司命观星痕。命运与吉凶,掌中爻卦知。

潞州天同日,司骑训军士。与国戍雄关,亡敌国门外。

相州天相塔,司丞拟大计。强国富民安,谏得圣君言。

滇州七杀城,司律定国法。惩恶除民冤,保出太平现。

这一首长句,充分説明了,六芒星城,在中碧发挥的作用。每一座城便如同一个人,他们是独一无二,天下仅有的。哪怕人为的翻版与复制,也难以改动一座城的精髓。天机城便是如此,它如同一个长着,深邃地望着繁繁的夜空。高耸而出的塔dǐng,极为适合夜观星象。

与浮空城的司命部一样,这里的司命大人,也住在塔dǐng上。他时不时仰观苍穹,从浩瀚的星空中,探索星辰的力量。今夜,他见证了一颗星的降临,在浩瀚的星空中,又牢牢束缚住一个人。天上的星辰是会消亡和重生的,这与人的生死挂钩。有新生命出现,便有命星出现。有人死亡,便有命星毁灭。

与人对应的星,称之为命星。在天维之上亘古长存的,称之为恒星。南斗六星,是中碧皇朝崇拜的星辰。中碧人以南斗六星为基准,建立对应的城池,且构画了以六颗星的星力,施展出的六芒星阵。只是今夜这颗命星,格外强大,完全不像是新生婴孩所能拥有的。

这一天,也让司命大人乱慌了头。接到紧急命令,立即准备开启天机位的六芒阵法。原因是,浮空城告急,正在塌陷。他不知道浮空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情形一定十分严重,不然也不会再度开启六芒星阵。六芒星阵刚刚开启过一次,储备的精品源石耗费一空,哪里还能支撑第二次六芒星阵的运作。

当司命大人东拼西凑,找到开启天机星位的源石,浮空城再度发布命令,危机解除,不必再开启六芒星阵。司命大人就此时浮空城的状态,行占卜之术。得出的结论,没有任何风险,平平静静。

司命大人摸索着这里的一砖一石,感慨万千。明天,这位天机城的司命大人,就要去浮空城,担任左星使一职。

这个消息自动出现在他的令牌之上,这是大司命的命令。这句话,也让他明白,倚为擎天臂助的大司命,或许大限真的到了。右星使继任大司命一职位,左星使充任右星使。天机城的司命大人,充任左星使。当一个权位出现空缺,后面的人便有可能逐级接替。

司命大人眺望浮空城,在依稀光芒跳动的圣心湖上,发现了一条xiǎo船。这艘船没有船夫,如同离弦之箭,朝着天机城快速奔来。在圣心湖底,有东西推着这艘船前行,隐约可以看见长长的尾巴。

司命大人十分疑惑,浮空城不是实行宵禁的么,这么晚了,怎么有可能从浮空城离开,前来天机城。

xiǎo懒推着xiǎo船,很快便到了天机城的港口,天尚未明。xiǎo懒从湖中探出巨大的脑袋,萧若离道,“你赶紧变回原样。”虽然不知道xiǎo懒何时能变幻身体,但带着这么大的蛇,怎么敢招摇过市。xiǎo懒diǎn了diǎn头,变回本体,游上xiǎo船,进入夕遥的衣袖中。

夕遥昏迷着,他的脸庞十分青涩,与先前的模样完全不同。萧若离叹了一口气,抱着夕遥,朝着天机城内走去。天机城是一座不夜城,但萧若离身无分文,只能找人接济。作为一个捕头,他有很多敌人,也同样有很多朋友。在天机城,当然也有。

萧若离穿过天机城,来到外城的平民区,敲响了一家院子的木门。一个粗犷的声音不耐烦地道,“谁啊,这么早。”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大汉睁开惺忪的睡眼,脸上满是震惊和欣喜之色,“萧大人,是您?”

萧若离diǎn头,“陈捕头,是我,这么早来打搅你,真是不好意思。”陈镇道,“大人,快请进,浑家,快起来,咱们家来客人了。”

里屋出来一个妇人,笑着迎接萧若离,看了他怀里的夕遥,“公子睡着了?”萧若离嘴角牵动,若是睡着了那便好,真不知道夕遥何时能够醒过来。“放床上吧。”里屋的船上躺着三个孩子,大的十四五岁,是个xiǎo子。另一个xiǎo男孩大约十一、二岁,女孩大概七、八岁。

萧若离将夕遥放在夫妇二人起身的被窝里,陈镇浑家替夕遥盖上被子,看着夕遥有些乌黑的脸色,“这是生病了么,有没有看过大夫?”

若是普通的病,那就好了,萧若离道,“看过了。”

陈镇从门外走进来,“你快些整治些饭食,大人这连夜赶路的,一定没有用饭。”

萧若离确实有些饿了,陈镇浑家去后堂,生火做饭。陈镇道,“萧大人,您这般连夜赶路,可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案子?”

萧若离苦笑,“我已经不是捕头了。”

陈镇很是气愤,“您怎么能不当捕头呢,我老陈可以不当捕头,可是您不当捕头,可是天下人的损失。”

萧若离疑惑道“你不是在天机城司捕衙门里当捕头么,怎么没干了?”

陈镇暗叹,“我老陈没那个本事吃这碗饭,只好开一家包子店,卖些早diǎn,也能勉强度日。大人,您且稍后,我这就去给您整diǎn酒菜。”

起早贪黑,是劳苦大众生存的方式。陈镇也不例外,天未亮,便要把包子蒸好,待到早上的时候,出街去卖。萧若离的出现,并没有太过打扰到他们,他们本就到了这个起床的时间。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长街那头走过来,在这间屋子外面,抬起了手,然后又颓然地放下。在这抬起与放下之间,似乎做出了很大的决定。他的眼光似乎能透过门,看透屋内的一切。他摇了摇头,然后从门外离开,朝着天机城最高的塔楼走去。

山西白癜风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邢台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宁夏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运城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天津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